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娱乐新闻 >  正文
锅饼没爹,烧熟就揭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8-01 00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故乡在皖北农村,故乡人以面食为主,面条、馒头、锅饼、饺子等,有这些面食,他们才能吃饱吃好,几块锅饼下肚,打着饱嗝的日子让他们觉得很舒坦、踏实。

锅饼早已深深地根植于每个人的记忆深处,承载着太多的童年往事。锅饼一面焦黄,厚实坚硬,酥香耐吃,很有嚼头;另一面很软和,香软易嚼,口齿生津。

锅饼

小时候,父母忙农活顾不上家,作为长子,我每天除了喂鸡、喂羊还要煮饭,抓一把米淘洗干净后放到锅中,放好箅子馏上锅饼。父母归来时捣些蒜泥或者拍两根黄瓜,一顿饭就这样简单打发了。

农忙时贴锅饼最便捷,不需要发酵,省时省事。母亲手把手教我和面、贴锅饼。面盆中倒入面粉,放些许水开始揉搓,渐至面粉成团。面团不能太硬也不能太软,否则会影响锅饼的口感。母亲说,面揉得时间越长,揉得越细,锅饼口感越好。

做锅饼

贴锅饼要烧大灶,煤球炉子里是无法贴锅饼的。俗话说“锅不热,饼不靠”,灶膛内满火旺烧,锅壁上端热得快,锅饼才好贴,也熟得快。锅热了,把面团在两手间压成饼,巴掌大小,不足半指厚,在锅边蘸一下水,迅速贴到锅壁上。

锅壁一圈饼的厚度均匀,盖上锅盖,大火烧十多分钟,锅饼就熟了。“锅饼没爹,烧熟就揭”。锅饼出锅时热气腾腾,黄灿灿、香喷喷的,靠锅壁的一面有一层薄薄的锅巴,嚼起来嘎嘣嘣发脆,散发出诱人的香。如果是炖菜,掀开锅盖的瞬间,菜的香味夹杂着锅巴香,更让人直咽口水。

炖菜

一碗红芋糊糊(地瓜稀饭),一碟凉拌萝卜,一块锅饼,抑或锅饼大葱蘸酱,是那时最普通的生活,却也最为惬意。在外面玩耍,饿了转回家,首先打开橱柜找锅饼,一块凉锅饼攥在手里,边嚼边走,焦脆、筋道还带着饭菜的余香。一口咬下去,噎得我半天没喘上气来。而今生活在都市里,一日三餐虽然少不了鸡鱼肉蛋,但少了童年的那份情趣,徒增些许眷恋。都市里的大米白面,似乎吃不出锅饼固有的麦香味。

“锅饼饼,蘸辣椒,越吃越上膘;好面馍,就蒜瓣,越吃脸蛋越好看……”听到这首童谣总让人顿生欣喜,思绪不由飘飞到几千里外去咀嚼锅饼,咀嚼童年的甜蜜记忆。